丽水旅游资讯网
旅游政务网 旅游资讯网 旧版回顾
网站首页 旅游资讯 魅力丽水 线路锦集 旅游指南 旅游服务 旅游互动 旅游企业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网 > 旅游服务 > 出游攻略
一个人的穿越(百山祖-黄茅尖)
2011-09-20

五一前夕,登顶的百山祖和黄茅尖,排上了议事日程,正好也为九月从泸沽湖到稻城的穿越作一次拉练。4月28日晚8点50,我出发了,从上海南站,只身一人。

上海到浙南丽水,火车7小时。这竟然是我5年内第四次到这个城市,看来丽水和我真算有缘了。

1年前的博客里写到过火车站旁路边摊的早餐,信誓旦旦的不再去吃了,这次,我屁颠屁颠的又跑到这家难吃的早餐摊,要了白粥和茶叶蛋。


4:00,下火车,还是用对面喷泉大酒店的免费洗手间;

5:30,早饭完毕;

6:00,坐4路公车赶到汽车西站;

7:00,坐上前往庆元的班车,10点整到庆元;

12:40,庆元车站坐上前往万里林的班车(每天仅一班中巴车);

14:10,看到了百山祖的巴士车站,到万里林;

14:30,买好20元的入山门票,1元钱的白纱手套,把脚上的凉鞋脱下,换上登山鞋,整装待发……


百山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浙江省丽水市庆元县百山祖乡与合湖乡境内,海拔1856.7米,浙江省第二高峰。这里保存着大面积呈自然原生状态的森林生态系统和大量的野生生物物种。

“百山祖冷杉”,国际物种保护委员会列为世界最濒危的十二种植物之一;

而98年10月,发现“华南虎”的踪迹;

在茶木淤管理站,管理员告诉我林子里最多的是野猪,也有豹子;

……黄茅尖,浙江第一高峰,海拔1929米,为龙泉县凤阳山主峰。


本次徒步穿越路线


万里林百山祖收费处(山脚起点)---百山祖管理站---百山祖登顶(环线:冷杉-登顶-瞭望台-原始森林-老虎沟) ---返回百山祖管理站---茶木淤管理站(扎营)---龙岩村 ---麻连岱村---凤阳湖(扎营)---黄茅尖登顶---返回凤阳湖营地---龙泉山景区大门---前往龙泉市乘车的喇叭口

全程约65公里。


70升背包,帐篷睡袋防潮垫,铲子小刀、一个相机+两个镜头、头灯电筒、干粮和水、衣服、卫生用品、凉鞋……离开上海前犹豫好久要不要带上三脚架,后来庆幸没有带还是很明智滴。所有东西过了过磅,17公斤,比3年前走神农架轻不少,很满意的上路了。

两天后,我要出现在另一个县城。上山时,天空有些阴沉,竟然还配合的飘了几滴雨。


江浙沪的自然风光,浙南的风景一定是首屈一指的,山水秀丽,杜鹃盛开。

因为这里连着武夷山脉,因为这里有数座海拔在1800米以上的山峰,因为这里交通不便,因为这里相对比较穷,因为这里人们对这里的破坏还相对少。


走不多远,连绵的小瀑布群已经让心情很欢畅了。

可是,这也是28日当天,我神态轻松所看到的最后一个瀑布了,因为接下来的1个小时,我试验性的迷路了。


一路上来,看到有部分山路在山上发水时被冲坏了,所以有时要走远些才能看到接下来的石阶路。我在一个瀑布旁为了拍到更好的角度,不断往没有路的地方爬,终于,很快我发现已经找不到路了。犹豫了一下,不想折返寻路,于是我转身,戴上纱线手套,一头扎进了林子深处,开始了名副其实的穿越登山。


中间过程我没有拿出相机来拍,因为手足并用,左手第一个伤口就是在这里留下的。约55-60度的坡,借助树干、树根和石头,在蹬落无数落石后,浑身是汗的爬上了公路。

 

 

10分钟后,在一个转角处留影,表明我来过了。

再10分钟后,看到一条小路和指引牌,前往“百管站”与“杜鹃谷”。虽然辛苦,但知道了自己没有走冤枉路,这时候就是哼着小曲儿往上行了。

走不久,我听见了狗叫。


狗有两条,种很纯的中华田园犬,正跟着管理员散步呢。其中一条小灰(听主人这么喊)一点不见外,看到我后直接往身上扑,奇怪的是,它老舔我裤子。

因为看到裤子已经被舔湿了一块,我逼不得已很不好意思的把它推到一边,这小子看我接受不了它的热情,一转身,直接就趴到了另一条的背上……呃,我眼睛差点弹落,光天化日莫非就兴奋到想……

另一条很矜持,回头嗷的就是一口,主人配合的大喝了一声,安份了,这两只颠颠的、两小无猜的一路小跑,遛弯去了。

16:22,我卸下了包,坐在了管理站的木凳上。

16:35,简单补充了些食物和水后,带着相机包,轻装冲顶。


“冷杉”是古老的,我对植物是不懂的,所以看到是没有感觉的。百山祖的山顶四周比较平坦,瞭望塔孤零零的站在原始森林的边缘,在厚厚的云层下显得静谧而阴沉。


沿着高山草甸包围着的沙石小路向上迅速行进,20分钟登顶,中间一块石碑,正面写“百山祖”,背面写“三江之源”。这里的三江,指瓯江、闽江、福安江。


从山顶下撤,走过瞭望塔时,从破败陈旧的水泥窗看进去,屋子里空空荡荡,空无一人,我好奇的探头进去张望了一下,从外到内拍下了几张照片。只看到转圈的红色铁杆扶梯,墙面斑驳,从下往上看时,幽静而深邃的感觉。


莫名的,我脑海中出现了一部八十年代末的国产电影——《黑楼孤魂》

一阵山风吹的木门咯吱作响,我背脊上一阵发凉,打了个冷战,赶紧走出屋子。

正准备下山,进入森林小道时,回头突然看到天空中云层里透出一道光束,斜斜的笼罩在山峦之间。

显灵了显灵了,按完快门,俺赶紧下山。


林子里好安静,这时看表已经17:30,阴沉的天空加上茂密的林子。我在小道上走,已经需要把相机的ISO调整到400了。


18:12,回到管理站,喝水,啃着从上海背到这里的馕,和管理员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这两天是五一前夕,所以只有一些上山来看冷杉的游客,像我这样背包穿越的人,要到五一节才会出现,今明两天,整个保护区里,就我一人。

这时茶木淤管理站的管理员开着摩托车到这里来噌晚饭了,我问他到茶木淤大约多远。他说你还是在这里扎营吧,那里今天晚上没有人,你要过去就得一个人走夜路,还是有些危险,不如明早开摩托车带过去。我犹疑了一下,决定还是自己今晚过去,按计划走吧。

18:52,我背上包,戴上头灯,和管理员摆手再见后,转身走入了渐浓的夜色。


6公里,保护站内公路,海拔1500米。

我看看表,希望在晚上8点前可以到营地吧。


有过走夜路的人知道,走夜路很多时候比白天来的轻松,来的有趣,来的生动。大家可以想像一下,从世纪公园正门,沿着头上洒月光两边种绿树的幽静道路,一路散步,兴致好加上身边人适合,没准能一直走到滨江大道。

现在也是夜路,只是请你把周边景致换一换。

两旁也是树,一边山一边坡,使劲往林子里看,黑漆漆一片。你可以想像林子后面是什么……是密林,再后面,是密林深处。

头顶也有月光,上弦月弯弯挂天空,时不时躲到云层里瞅我一眼,哦不,是我瞅她一眼。这一眼若是只瞅见风起云遮,随即便能听见在林子的高处隐约传来山风呼啸。

这里没有商店,没有路灯,没有第二个行人,连条狗都没有……我KAO,我的头灯不亮了。

才走出不到20分钟,我脑袋上这个在迪卡侬06年买的便宜头灯就罢工了,电池是新的,估计头灯接触有问题。我把头灯塞进裤袋,背包深处还有一个手电筒,想了想,实在懒得现在去翻包了。伸手从另一个口袋掏出瑞士军刀,刀刃朝外,单手握住,这不过是壮壮胆而已。7点1刻一过,四周已经全黑了,我就握着10厘米长的小刀,在黑暗中快速前进。


林子里走路,一个人时,不能够过于敏感周围的声音,否则以我丰富的想象力,足以把自己吓出毛病来。野兔,蛇,昆虫……很多生物就淹没在路边的丛林中,所以如果你停下脚步,侧耳倾听,会听到森林中时不时传来落叶被摩擦后产生的淅淅嚓嚓的声响,你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弄出来的动静,不过可以保证的是:此时只凭借路面反光前行的我,面对林子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绝对没有任何好奇心去探究周围的任何动静。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停的走。


可是,我还是被彻底的吓到了……


大约7点35左右,正走着,突然右前方,距离四五米左右,丛林高处哗啦一声响,一个黑影猛地窜到了路上……我背上的汗毛一下子全都竖了起来,脑海电光火石般的一个念头,“要是扑过来怎么办?”一瞬间我已经隐约看到这个黑影的身形比中型的金毛猎犬略大,但是很瘦。

那个黑影似乎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出现在这里,动作很紧张的一扭身,几乎不停留地“噌”的一下,又窜了回去。就在此刻,我听到左边3米远的林子暗处,发出枯枝被踩断裂的咔嚓声,这个干脆的声响让我刹那间感觉到自己的神经变得清晰而纤细……

原地停留不到两秒,我已经感觉到背心上发凉了。我猛地向前走去,同时拿起胸前的哨子用力吹了起来,脚步不停的一口气走出了数百米,才停下回头倾听。

除了风与落叶,一片寂静。


晚上7点53,看到了路边的房子,我到了茶木淤管理站。

觉着晚上我的单层帐篷可能会冷,于是找了一个废弃的空屋子,拿出电筒搭好帐篷,关上门,把包抵在门背后,吃了些东西,听着不远处隐约传来小溪的流水声,很快钻进了帐篷。睡前我看了看手机,信号从百山祖管理站出来不到15分钟,就开始彻底消失了,四周沉寂。我告诉自己,方圆六公里内,就我一个活人,快睡吧,不多时,沉沉睡去。


水泥地,防潮垫好薄,零下10-15度温标的睡袋,竟然睡的我遍体生寒,夜里虽然每一到两小时会因为翻身时地面太硬而硌醒,这一觉好歹还是睡了下来。5点50,在清脆悦耳的各种鸟鸣声中,我醒了。


6点10分,管理员来了,很热情的邀请我一起吃早餐。

很愉悦,因为天气好,因为天高云淡,因为溪水清澈,因为阳光灿烂。

 

早饭很不错,1/3乌米+2/3大米,才做好的米饭配上新鲜的炒蕨菜,脆生生的嫩笋块和腊肉片做的汤。早餐完毕,一起喝茶聊天,这一日,就在无比欢畅的心情中开始了。

8点20,我背包踏上了前往龙岩村的山间小路,全程7.5公里。


这一路就不停的走,2公里上坡,接下来都是平路,唯一让人不爽的是山路狭窄,沿路树枝叶间有很多蜘蛛网,我常常整个脑袋撞进一个蜘蛛网,老是用手在脸上划拉一根根白色微凉的粘粘长丝。

一路无话,只在距离龙岩还有30分钟路程时,听见远处山坡下林深处有婴儿哭声,3-4秒一声,均匀而又节奏,我目测距离约1.5公里以外,想了想,还是宁愿相信是娃娃鱼的叫声。

一路上有山花烂漫,也有悬崖峭壁。

待看到群山环绕和远处的公路时,我知道已渐近龙岩了。

……待续

  
  
  
  
  
  
相关文章 【推荐】 【打印】 【关闭】